《酵素全書》第一章 酵素营养简介

  • A+
所属分类:酵素全書
广告也精彩

酵素复合体

我坚信活的有机体及其酵素都具有一种维生原则或生命能量,且后者与食物藉由酵素作用所释放的热量是不同的,也有极大的区别。当一个人与我面对面谈话时,我不会将他异想天开、活泼的言谈,认为是由他刚才吃下的马铃薯所产生的热量所造成。我比较相信,表现出喜悦、悲伤与愤怒等复杂情绪的生命能量,和酵素复合体用于代谢食物的相同,而与马铃薯等食物所产生的热量并不相关。即便是饥肠辘辘的人也有能力表达情绪,而此时他们体内并没有食物供应热量。

我将酵素复合体定义为生物名词,而非化学名词。酵素复合体里存在一个充满生命能量的蛋白质载体。将近一百年以来,化学界都主张酵素光凭其存在就能发挥作用,而且在作用过程中也不会被耗尽,这意味着启动酵素活性的能量纯粹是由基质(会被改变或代谢的物质)衍生出来的,而非来自酵素。如果这种说法成立,则在基质的能量被释放成为可用之物前,我们又从何获得能量来触发或开启这种反应?化学界也承认只有活的有机体能制造酵素,但又暗示有机体可以在不付任何代价的情况下办到这点。正式的化学理论则主张(起码是暗示),酵素只不过是一群化学小厮,可以被毫不在乎地牺牲。「食物酵素概念」则认为,有机体赋予酵素一种会耗尽的生命活性要素,而且活的有机体制造酵素的能力─酵素潜能,是有极限的,也是会耗尽的。

「酵素光凭其存在即能发挥作用,而且在作用过程中不会耗尽。」这种化学观念其实来自O’Sullivan及Tompson于一八九0年针对转化酶的研究而发表的划时代巨作。在这本将近一百页的著作中,作者其实从未指出「酵素光凭其存在即能发挥作用,而且在作用过程中不会耗尽。」Roberts于一八八0年在《兰姆林恩文献》(Lumlian Lectures)中指出,生物体会分送固定量的生命力给酵素,而这种力量会对基质产生作用,直到耗尽为止,O’Sullivan及Tompson对此说法抱持容忍的态度。

酵素代表生物学观点所认可的生命元素,我们可依据酵素活性来测量酵素。最易取得的测量指标是在缺乏酵素时无法产生的各种化学反应─一颗经过微波或煮熟的马铃薯不会发芽。酵素多年来被视为催化剂,其实酵素的功能比这种惰性物质更大。催化剂只能透过化学活动来作用,而酵素却可同时透过生物及化学活动来发挥功能。催化剂不含「生命元素」,而酵素则会发射出某种可视为生命元素的放射物。这种放射物无法由一般装置测量出来,却可透过生物方式及其它方法得到证明,这种隐藏物质的确认方式包括:葛威兹分生射线(The Mitogenetic Rays of Gurwitsch)、克瑞安电磁摄影术(Kirlian Electro-Magnetic Photography)、罗森的远距酵素活动(Rothen’s Enzyme Action at a Distance),以及活动酵素的光学显微观察(Visual Micro Observation of Working Enzymes)。酵素含有蛋白质,部分则含有可由化学合成的维生素。然而,酵素的「生命原理」或「活性要素」却从未被人工合成过。酵素中的蛋白质仅担任酵素活性要素载体的角色。总而言之,我们可以称酵素是满载生命能量要素的蛋白质载体,就如同你家汽车的电池是由满载电能的金属板组成。「酵素不会被耗尽」这种引人争议的观念是后人杜撰出来的,也未顾及酵素营养这项生物学上的证据。

酵素与疾病

人类这个种族中至少有一半是生病的。就生物观点而言,以传统饮食维生的人没有一个是完全健康的,即便是那些认为自己身强体壮的年轻人也有健康缺陷;有些人有蛀牙、头发稀疏、秃头、粉刺、过敏、头痛、视力不良、便秘及其它林林总总的毛病,而这些都还只是个人能在自己身上发现的表面症状,只要经过医学检验就会发现更多疾病。影响人类的病痛有多少种?一百种?五百种?一千种?和野生动物比起来,我们是否更擅长生病?你能指出某种受到一百种疾病折磨的野生动物吗?要不然五十种?二十五种?或甚至一种?我们必须将以人类的剩菜剩饭维生的「野生」动物排除在外。为了不受疾病侵袭,野生动物是否完成了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特殊仪式?答案接下来即会揭晓。

酵素可分成三种:使人体运作的「代谢酵素」、分解食物的「消化酵素」,以及来自生食的「食物酵素」。食物酵素可启动食物分解作用。我们的身体─包括所有器官与组织─是由代谢酵素所运作,这些酵素工人会抓取蛋白质、脂肪及碳水化合物(淀粉、糖等物质),并利用它们建造健康的身体,维持所有功能运作正常,每种器官及组织都有其特有的代谢酵素来进行专门的工作。某权威机构曾作过一项调查,发现动脉中有九十八种独特的酵素在运作,每一种还负责不同的功能。肝脏则有无数种酵素在作用。未曾有人调查出要使心脏、脑、肺脏、肾脏等器官正常运作需要多少种特殊酵素。

由于良好的健康取决于所有代谢酵素都能完美运作,因此,我们必须确保身体能够在不受任何干扰的情况下制造出足够的酵素。出现短缺现象时可能代表某种警讯,许多时候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现代的研究结果指出,我们的所有活动都需要酵素,甚至连思考都需要某种酵素活动。一九三0年有八十种酵素被发现,一九四七年有两百种,一九五七年有六百六十种,一九六二年则有八百五十种,而到一九六八年时,科学已经鉴定出一千三百种酵素。假如你想知道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多少种酵素,你可能必须雇用一名专家全天候帮你调查。尽管我们已经发现数千种酵素,对于许多已被确认出的反应的相关酵素,我们仍一无所知。为了维持身体的功能─修复损害与衰退,以及治愈疾病─我们需要数百种代谢酵素。

消化酵素只有三种主要任务:分解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及脂肪。蛋白酶(Proteases)是专门分解蛋白质的酵素,淀粉酶(Amylases)则专门分解碳水化合物,而脂肪酶(Lipases)负责分解脂肪。大自然的原意是由食物酵素来协助消化过程,而不是强迫身体的消化酵素担负全部重任。根据「消化酵素的适应性分泌法则」,假如食物酵素能分担部分工作,酵素潜能即可调拨较少活性给消化酵素,并因此有更多余力支持负责整个身体功能运作的数百种代谢酵素。假若食物酵素确实分担了部分工作,则酵素潜能将不致于面临随时可能破产的窘境,而这种现象正发生在许多食用「负分饮食」(Minus Diet)─失去酵素的食物─的人类身上。我们的酵素潜能就类似一个存款账户,如果不继续存钱进去,就可能变成存款不足,而发生危险。

食物酵素概念

「食物酵素概念」告诉我们一种检视疾病的全新观点,也颠覆我们对致病过程的了解。根据「食物酵素概念」,酵素兼具生物及化学性质。生食所含的酵素或酵素补充品在被吸收时,会产生显著的消化效果,而减少有机体本身酵素潜能的消耗。但烹调的高温却会摧毁所有食物酵素,并迫使有机体制造更多酵素,因而造成消化器官肥大,其中胰脏的变化尤其明显。当消化酵素制造过多时,酵素潜能便可能无法制造足够的代谢酵素来修复器官及对抗疾病。我们在浪费消化酵素吗?「食物酵素概念」提供了一个确证,大多数人的消化酵素都在挥霍无度的情况下被用尽。虽然身体只制造不到两打的消化酵素,但为了供应这些消化酵素而消耗的酵素潜能,却高于用来制造身体不同器官及组织进行各种活动所需的数百种代谢酵素的酵素潜能。过着文明生活的人类消化酵素比代谢酵素强大许多,酵素活动也更密集─比任何在大自然发现的酵素组合更为密集。人类的唾液及胰液充满酵素活动,但是并无证据显示,以大自然生食维生的野生动物其消化酵素液的强度就远不如人类的。

消化酵素的适应性分泌法则

如果人类这个有机体必须将大部分的酵素潜能用于制造消化酵素,身体注定面临灾厄,因为如此一来,将会限制代谢酵素的制造,而我们的酵素潜能也将不胜负荷。以上两种酵素彼此间存在着竞争关系,科学为这种险恶的情况找出一条明路了吗?有的。西北大学的生理学实验室于一九四三年从老鼠实验中确立了「消化酵素的适应性分泌法则」。他们测量了胰脏为消化碳水化合物、蛋白质与脂肪而分泌的消化酵素量,从而发现每种酵素的强度会依其所负责分解的成分分量而变化。在此之前,根据Babkin教授提出的规则,一般都认定酵素是等比例分泌的。「消化酵素的适应性分泌法则」则主张,有机体对其酵素极为珍惜,因此不会分泌超出其作用所需的量。假若有部分食物是由食物中的酵素进行分解,身体将制造较少的消化酵素。自此以后,「消化酵素的适应性分泌法则」已经获得全世界多所大学实验室的证实。

假如人类能依循大自然的定律多摄取外源(外来的)消化酵素,则酵素潜能将不必为了消化食物而浪费如此多的珍藏,而能配送更多这种珍贵商品给代谢酵素,这才是酵素潜能的正确用途。这种酵素潜能的正确分配不仅有助于维持健康及预防疾病,也被预期可帮助治愈已知的疾病。古谚称人天生拥有自愈力,其实指的就是代谢酵素的功能,因为身体里已没有其它机制可治愈任何事物。
为了从食物中获取酵素,我们必须生吃食物。无论是植物或动物,所有生命都需要酵素来维持其功能运作。因此,所有植物性及动物性食物在生鲜状态时都含有酵素。酵素完全无法承受高温,这点与维生素极为不同。巴斯德杀菌法(Pasteurization,法国科学家路易斯‧巴斯德发明的加热杀菌法)会摧毁酵素的生命力,即便我们使用的是比烹调时更低的温度(譬如相对于150℃以上的高温,改用63℃的温度)。假如水温高到会让双手觉得不舒服,即会伤害食物酵素。所有食品工厂生产的食物都已多少经过加热处理。

※浪费酵素的证据※

我们必须对漫不经心地挥霍酵素的态度感到内疚。酵素是我们最珍贵的资产,而我们也应该欢迎外源酵素的协助。假若我们完全倚赖与生俱来的酵素,它们终将会耗尽,这种情形就好像光仰赖继承的财产却不补充稳定的收入。「食物酵素概念」指出,浪费大量酵素的举动会遭到身体的极力反抗,还可能因此引发严重疾病,甚至死亡。在一项于一九四四年进行的实验中,以生大豆(酵素抑制剂含量极高)制成的食物喂养的小老鼠及小鸡,由于牠们必须对抗抑制剂,因此浪费了大量的胰脏消化酵素;另外,牠们的胰腺为了处理额外负担因此开始变大,而这些动物也变得病奄奄的,并且长不大。大豆属于种子类植物,而所有种子都含有某些酵素抑制剂(我将在第七章中讨论酵素抑制剂)。这些早期的实验证实了有机体会反抗酵素遭到浪费的情形,而这种结论现在也已经在许多科学实验室中一再获得验证。食用含有抑制剂的种子会导致胰脏消化酵素大量流失及浪费、胰脏增大、代谢酵素的供应量减少、发育不良与健康受损。

我所记录的器官重量表(部分收录在本书中,请参考第129、195页)证明了胰脏的大小及重量会随饮食种类而变化。当胰脏必须分泌更多酵素时,它就会增大。这种现象有益个人健康吗?当心脏必须极辛苦地工作才能将血液抽至受损的动脉时,心脏也会变大。谁会想要一颗肿胀的心脏?我们会喜欢自己的扁桃腺肿大吗?或是膨胀的甲状腺,乃至演变成甲状腺肿大?如果是肝肿大呢?变大的胰脏在平时不会引起疼痛,亦即不会让其主人发现任何异状,只会与往常一般地分配酵素活性,并对整个身体造成压力。我们既要强迫珍贵的酵素负责所有卑贱的消化工作,又奢望它们能完美地执行体内代谢,对于这点我们实在该感到内疚。食物酵素及其它外源酵素可协助消化工作,但对体内代谢则不然。既然如此,何不让这些酵素接手消化工作,让我们身体的能量商店能更有效率地经营体内代谢的事业。

牛、羊这类动物由于以生食维生,因此胰脏只需为人类的三分之一(依体重的百分比估算)即可存活。实验室中的老鼠由于食用加热处理过、不含酵素的标准实验室食物,因此胰脏的重要是野生老鼠的二至三倍,而后者在大自然中觅食,吃的是含酵素的生食。若让实验室老鼠吃富含酵素的生食,牠们的胰脏重量将只有被随意喂食或食用完全不含酵素之饮食的老鼠的三分之一。

从动物实验结果可知,浪费身体酵素可能会对健康甚至生命造成重大影响。华盛顿大学的外科医生在一群狗的身上装上瘘管(管子),以从牠们体内排出所有胰液酵素,使狗儿们无法利用。虽然这些狗照常进食,也能喝水,牠们的身体状况却急遽恶化,并在一周内全部死亡。之后有其它研究人员以老鼠进行同一实验,也产生相同的结果,不到一周所有老鼠就陆续死亡。以往人类也会因急性肠阻塞而在三至五天内死亡。不论是实验用犬的肠阻塞或是人类自发性的疾病,一些权威人士认为死亡原因都应归咎于不断呕吐所导致的胰液酵素流失。我们还发现一项惊人的事实,若是胆汁经由胆道瘘管长时间流失虽然会使胆汁无法进入肠内,但由于这种情况下并未浪费酵素,因此不会导致人或实验动物死亡。现代人的消化系统对酵素潜能的需求更为殷切。人类在这方面自成一格,与野生动物已毫无相似之处,因为只有人类是以不含酵素的饮食维生,所有野生动物都能从生食中补充所需的酵素。吃生食的动物消化液的酵素浓度并不像人类消化液那么高,许多动物的唾液中甚至完全不含酵素,但人类的唾液却充满淀粉酶(又称为唾液素),其浓度令人难以置信的高。牛、羊会分泌大量完全不含酵素的唾液;马由于是以自然生食为食物,因此唾液中也没有酵素;当狗及猫吃自然中的生肉时,牠们的唾液便不含酵素,但当狗吃碳水化合物含量高并经过加热处理的食物时,大约一周内,牠们的唾液中就会出现酵素,这与消化酵素适应性分泌法则的理论完全吻合。

食物酵素胃

有人可能会认为,由于牛、羊这类反刍动物的唾液并不含酵素,因此牠们的胰液中必然会含有特别高浓度的酵素作为补偿,但其实不然。事实上,我的器官重量研究显示,牛、羊的胰脏比人类的要小许多(依体重的百分比来估算)。这个结果证明,这些动物所需的胰脏酵素远比人类少。牛、羊有四个胃,只有一个胃会分泌酵素,而且是最小的胃;其它三个属于前胃,我称它为「食物酵素胃」,这个胃中并不含酵素,但容许食物酵素在其中分解食物。此外,反刍动物的前胃里收容有原生动物,提供这些微小动物「免费食宿」,以交换可分解食物的酵素,这是一种互利的共生关系。随着进一步的食物消化程序,大部分的原生动物会被送至第四个胃,牠们在此会被分解,并供应反刍动物所需的大量蛋白质。这也引发一个疑问,既然原生动物属于动物,而宿主也倚赖牠们提供部分营养,那么牛、羊这类反刍动物是否称得上是素食动物?

除了反刍动物的前胃外,一项比较解剖学的研究也提供了其它「食物酵素胃」的实例。多年来,生理学家对于这些器官的功能也莫衷一是。全世界最大的食物酵素胃是最大鲸目动物-鲸鱼三个胃中的第一个。较小的鲸目动物包括海豚及鼠海豚,牠们也全部有一个食物酵素胃及另外两个胃。这些动物的食物酵素胃装满被捕获的水生猎物,曾有人在一只杀人鲸的食物酵素胃中发现三十二只海豹。各位务必牢记一个观念,这些动物的食物酵素胃并不会分泌任何酵素或酸液。那么,在不动用酵素的情况下,这些数量庞大的完整动物又是如何被分解成均等的小块.并能顺利通过连接食物酵素胃及第二个胃之间的小开口?生理学家也在问这个问题,而最近有几份由不同国家的生理学家在科学期刊上所发表的报告,也在试图解开道个谜团。

「食物酵素概念」是唯一的解答。每一只被鲸鱼吞下的海豹胃中都有自己的消化酵素,也有胰液。当鲸鱼吞下海豹后.这些消化酵素就成了鲸鱼的财产;这些酵素现在变成了鲸鱼的食物酵素,改为鲸鱼效命,在消化及清空食物酵素胃的内容物期间为牠工作。此外,所有动物体内都有组织蛋白酶这种蛋白质分解酵素,这些酵素广泛分布于肌肉及器官中,然而,在该动物活着时却不具已知的消化功能;在动物死亡后,身体组织会变成适合组织蛋白酶作用的酸性,这种酵素此时即会在「自溶」(细胞与组织的分解)过程中发挥质因子的功能。

另一种食物酵素胃的实例是以种子为食的鸟类的嗉囊,如鸡和鸽子。生理学家一直以来都明确表示,嗉囊不具任何功能,但这是在「食物酵素概念」确立许多新事证之前。如果我们有了更成熟的全新观点。嗉囊本身的确不含酵素,但所有种子都蕴含丰富的酵素。我们已经证实,完整的种子会在嗉囊中停留十至十五个小时,在这段期间,种子会聚积水分,其中的酵素也会迅速增加,并会发生初期发芽,此时酵素抑制剂便无法作用,而淀粉会被分解成葡萄糖及麦芽糖。在嗉囊的内容物被排空至沙囊期间,食物酵素会一直在食物酵素胃(嗉囊)中进行的消化作用,也许还会进一步延续至肠胃道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许多动物(也许是所有动物)必须藉由食物酵素来消化食物,人类是否也包括在内?

人类利用食物酵素帮助消化的情形

根据「食物酵素概念」,所有生物体内都有一种机制允许一小部分食物由其所含的食物酵素加以分解。事实上,人类胃的上半部就是一个食物酵素胃,这个部位不会分泌酵素,它的运作方式和其它动物的食物酵素胃一模一样。当我们将生食及其中所含的酵素一起吃下时,食物会进入胃中这个不会蠕动的食物酵素区段,而食物酵素即会在此分解这些食物。事实上,生食中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及脂肪从进入嘴里、植物细胞壁破裂的那一刻起,就展开消化过程了,并会因咀嚼动作释放出食物酵素。食物被吞下后,在胃的食物酵素区的消化过程会持续约半小时至一小时.或直到胃中分泌的胃酸到达抑制点,之后即会由胃中的酵素-胃蛋白酶接手。
食物被吞下后会停留在胃部食物酵素区中,假如是不含酵素的熟食,就会在该处等候约半小时至一小时,这段时间不会发生任何作用。假如有害细菌随着这块食物被吞下,这些细菌在这段闲置时间可能就会攻击这块食物。唾液酵素可以分解碳水化合物,但蛋白质及脂肪就必须耐心等待。此处也是适当的消化酵素补充品可以大显身手的地方。如果我们可以将一些酵素补充品和餐点一起咀嚼的话,这些外源消化酵素会立刻消化所有营养素。在食物停留在胃部食物酵素区的期间,这些外源酵素就能分解蛋自质、碳水化合物及脂肪。根据「消化酵素适应性分泌法则」,由酵素补充品或食物酵素所完成的任何消化程序都不需要内源消化酵素的参与,我们的身体就不必再分泌如此多的消化酵素。这种理想的反应让我们得以保存酵素潜能反身体能量,也能让身体致力于供应更多代谢酵素,以利器官与组织持续其应有功能、提供修复,并进行治疗。

研究发现

且让我将「消化酵素适应性分泌法则」与研究发现相互比对。有些人相信,由于人类唾液为中性(PH值为7),因此,人类胃中的低酸碱值会抑制唾液(按推测还包括酵素补充品)大部分的消化活动。然而,我们还是可以发现唾液中的淀粉酶确实有助于胃中的消化作用,而将酵素补充品与食物一起吃下甚至能产生更好的成效。

伊利诺医学院生理学教授Olaf Bergeim以十二位牙医系学生为实验对象,针对胃涎对淀粉的消化作用进行了一项研究。Bergeim强调,淀粉的消化作用无法在试管(实验室)中进行,必须从经过消化作用的人体胃中取出样本来完成。他的研究结果显示,马铃薯泥的淀粉平均有76%会被转化成麦芽糖,而面包的淀粉则平均有59%会产生这种变化,其余部分则被转变成葡萄糖。Bergeim也引用Muller的研究结果来支持他的发现,Muller利用米麸(Rice Cereal)作为人体实验的实验餐,并发现这种碳水化合物的59%~80%会变成可溶解,如果以面包作为实验餐,其中的淀粉有50%~77%会变成可溶解。Bergeim在四十五分钟后才将消化的食物从胃中吸出,但还是推断即使只在胃中停留短短的十五分钟也足以产生显著的消化作用。这些受测者被指示必须将食物澈底咀嚼,以确保食物在被吞下去之前即能由唾液先进行初步消化。Bergeim也针对以试管完成的实验加以说明:他将胃液中的盐酸加入唾液中,从而导致永久性失活。但此后由其它人进行的调查却显示,人体分泌的盐酸通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浓。这不仅让唾液的淀粉酶及外源酵素得以在胃部进行更多消化作用,当胃的内容物在十二指肠的碱性环境里被中和后,还能让更多酵素恢复活性。最近的一次实验是在欧洲以活的有机体(活的生物体)进行,结果发现,唾液的淀粉酶及酵素补充品在十二指肠及肠道的下半部会恢复活性,显示酵素补充品及食物酵素也许可由肠液恢复活性。

Beazell博士于一九四一年发表在《实验室与临床医学期刊》(Journal of Laboratory and Clinical Medicine)以及《美国生理学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ology)的论文中提出了更多信息。Beazell从由十一位正常年轻男性所进行的实验发现,人类的胃在一小时的消化过程中所消化的淀粉比蛋白质多好几倍。因此,他觉得强调胃是消化蛋白质的专用器官是不恰当的,因为胃所消化的淀粉其实比蛋白质还多。此外,假若唾液的淀粉酶在一个pH值不低于5或6的环境中都能分解大量的淀粉,那么当食物酵素或酵素补充品的酵素活性范围可低至pH3以下时,将能消化多少蛋白质、脂肪及淀粉?

上述证据清楚地确立了一个事实-即便唾液的淀粉酶并不适合在胃中作用,人类的胃还是一直利用这种酵素来消化大量的淀粉。正因如此,质疑者如果再坚持食物酵素及酵素补充品无法在胃中消化食物,是否还有任何公信力?这类我们在教科书上读到的说法其实是误导的结果。除非能证明这些内容是根据科学期刊上的实际研究成果所推论而出,否则就可能纯粹是作者本身的想法。有什么能阻止酸碱值条件比唾液淀粉酶更佳的食物酵素及酵素补充品,在胃中消化更多的蛋白质、脂肪及碳水化合物?

西北大学生理学实验室所完成的研究强烈支持有大量的酵素补充品可顺利通过胃而不会受到任何破坏。A.C. Ivy、C.R. Schmitt及J.M. Beazell在《营养学刊》(Journal of Nutrition)上发表的人体实验报告证实,平均有51%的麦芽淀粉酶(一种由发芽大麦产生的酵素)在胃中消化过淀粉并在进入肠子后仍具有活性。在人体实验中,如果营造一种唾液分泌不足的假象,麦芽淀粉酶即会增强对淀粉的消化作用。我们必须记住,这些受测者都是健康的年轻男性,而非唾液淀粉酶不足的年长者。「食物酵素概念」认为,人类消化液中的酵素含量高得太离谱.与野生动物相比,显得过于丰富。我们因此不难预测,这种异常现象可能会妨碍体内数百种代谢酵素的产生。以病理学角度而言,人体在壮年时期的消化分泌物极为丰富,但却是以牺牲代谢酵素换来的。在一项人体实验中,我们也发现,年轻族群的唾液淀粉酶平均强度比年长族群高出三十倍。

牛津大学的W.H. TayIor博士以试管实验分析胃消化蛋白质时的最佳pH值。结果令人极为惊喜,他发现最大活性区间不只一个,而是有两个。一个是pH值l.6至2.4,此时胃蛋白酶具有活性。另一个区间则为pH值3.3至4,此时组织蛋白酶可发挥作用。实验结果也发现,每个区段所发生的蛋白质分解量大致相同。这意味着胃蛋白酶并非唯一在胃部进行消化的酵素,组织蛋白酶在消化肉类及蔬菜蛋白质方面也分担了相同份量的工作。

动物的肌肉及器官含有充足的组织蛋白酶,尤其是肌肉部位。我们在肉摊上贩卖的每一份肉品中都能发现同样的情形。当一只老虎或其它肉食性动物将猎物撕裂并吞下时,肉里的组织蛋白酶就像回到家一样,并能为在温暖的胃中与其肩负相同使命的酵素减轻负担,因为胃中的pH值完全符合这种酵素活动所需。假若我们承认,食物的组织蛋白酶没有理由不能与胃所分泌的组织蛋白酶一样,执行相同的胃部消化工作,又有什么理由主张其它pH值特性相当的食物酵素没有资格参与胃部消化工作?肠里的组织蛋白酶及食物中的组织蛋白酶都是在pH值3到4之间发挥作用,小麦及其它谷物中的淀粉酶在pH值3到4之间也能发挥作用,多种蔬菜的蛋白酶及脂肪酶也同样在这个区间作用。大自然已让胃部pH值环境符合这些食物酵素分解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及脂肪所需,还有什么能阻止它们在人类胃中消化食物基质?

酵素营养

生食不像熟食那么会刺激酵素分泌.分泌出的胃酸也较少。和由熟食组成的餐点相比较,生食可让食物酵素在胃的食物酵素区作用更久,这个结果将使食物酵素能完成更多的消化工作。当食物酵素或其它外源酵素可进行更多工作时,这种情形会变成常态,并纾缓消化酵素(如胰液及唾液)分泌过度的情况。和胰脏的消化酵素相较之下,食物酵素的浓度明显低了许多。消化生食需要更多时间;当一只森林里的狮子饱餐一顿时,牠的胃里可能装满十三公斤以上的大块生肉。狮子会有一段时间显得极为懒散,在这段时间里,肉中的组织蛋白酶会开始分解肉。不久之后,狮子胃液中的胃蛋白酶也开始从外部分解这些肉块,而食物酵素则依旧持续地从内部进行分解。要完成整个消化工程可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无论是一只小蛇吞下一只青蛙,或是一只大蛇(如蟒蛇)吞下一只猪,蛇的胃部都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消化工程,同样的消化作用也会陆续发生。猎物的组织蛋白酶及消化酵素现在变成吞下牠的蛇的食物酵素,并为蛇卖命工作。没有任何方式可阻止猎物的消化酵素在新主人胃里进行它们原先的工作。这些食物酵素外加蛇的消化酵素,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消化完这些肉,并使蛇体膨胀的部分消失。

审慎求证的研究结果也显示,自然界的生物都拥有一个食物酵素胃或具相同功能的器官,让完全以生食维生的生物得以预消化牠们吃下的食物,为其消化器官分担额外的工作。人类也拥有一个食物酵素胃,如同我在前面证明的,当饮食中含有食物酵素时,这个食物酵素胃即有能力分担消化的工作。在接下来的几个章节,我将说明食物酵素对健康的重要性,并证明我们如何利用食物酵素的供应特性来进行治疗,以改善健康情况及延长寿命。我也将介绍以食物酵素治疗人类各种退化疾病的相关信息。

weinxin
养生有酵,健康之道
手机扫一扫或添加酵傲人生微信号(jiaosuwang),真正台湾制造SOD复合活力酵素,让精彩生活更健康。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引用   1

    来自外部的引用: 1

    • 《酵素全书》酵素权威艾德华·贺威尔医师·著 | 酵素网